跟贴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    网上有害信候举报专区    违法不良信息举报:029-86225201
首页 > 新闻 > 原创 > 正文

曼哈顿娱乐城

2017-10-19   来源:阳光网-阳光报  

第29章分路突围小说:作者:更新时间:2017/9/221:11:41鞑子的骑兵迎面杀来,猝不及防之下,金城根本来不及反应。利箭不断,直掠而来,不断有人中箭倒地。女真的骑射本领,金城等人早就有所领教,面对这些,他们为兵者都没有什么很好的抵御手段,就不用说是这些毫无防备的百姓了,俨然已经成了女真马弓手最好的靶子!班侧病ぁぁぁぁ薄斑铡ぁぁぁみ铡ぁぁぁぁ币冻暮托∪锼诘穆沓狄丫欢ぢ思,锋利的箭镞有不少已经插进了车内,唯有半截箭杆卡在外面。

女真人早就知道这马车里面躲得可能是汉人的富贵人家,里头肯定是携带金银财物的女眷,他们可舍不得下死手,所以拉弓的力道并不大,否则这么近的距离之下,十石的强弓很容易就能射穿这辆小马车。谁都清楚,这些钱和女人可是他们的战利品。

“小姐别走!”叶楚心壮着拉起车帘想探出头来看看,忽的,“嗖”破口急掠,一支利箭直射而来,若不是小蕊一把抱腰将她拉了回来,说不准已经香消玉殒了!斑者!”箭矢插满了马车,车夫已经中箭倒地。女真人挥舞着马刀和乱七八糟的武器冲了上来,难民们完全沦为了鞑子马刀下年的猎物!斑!”一声大喝,金城从队伍后奔来。这会儿女真人发现这队汉人难民居然还有军士护送,也是吃惊不小。他们的头领吆喝了几声,重新调整了队形,指挥着手下十余骑便围拢了上来。这些明军在他们看来毫无战力。明军三路已破,这十个人能翻起多大的风浪狂妄在一瞬间破,金城长矛一挥,尖锐的锋芒直接划断了前头两人的脖子。鲜血喷涌,溅了他们头领满脸!巴妨煳O!瓦克泰,快去救头领!”。

女真马队中有人惊呼道。

这队女真鞑子本来是海西女真乌拉部的一个小分支,乌拉贝勒布占泰战死之后归附了建州,虽然已经被编入了正红旗,但是私底下原来的部众还是以之前的部落首领为尊,听从他一人的号令。

这个瓦克泰是他们部落的一名勇士,生的虎背熊腰,十分健硕,直起身子竟然有八尺多高,十分可怕。

他是正红旗中颇有名气的勇士,在几次大战中都立有战功,在之前的萨尔许吉林崖攻防战上,一个人就杀死了二十多个明军,斩首十八,战功累累,剿灭了西路明军之后,他本人也得到了大汗努尔哈赤的嘉奖。

这时,这个魁梧的瓦克泰骑着战马,抡起手中的狼牙棒毫不犹豫就朝金城的头顶砸了下来,边上的风呼呼作响,谁都不敢想自用自己的脑袋去硬抗这一下重击。

金城吃了一斤,觉得头顶上压力不小,他猛地拉起缰绳,虚晃一枪迫退瓦克泰,自己急忙闪到了一边。

瓦克泰一击不中,顿时愤怒地大吼起来,他虽然力道凶猛,但是敏捷不够,速度稍慢,几个回合下来都被金城逃脱,气得他张口大骂。

这些女真语别人不懂,金城却是十分熟络。

不仅仅是女真的语言,包括他的拳脚功夫和马上本领都是出自于自己的女真师傅。

他看准这个女真鞑子身形魁梧,体型大而行动不便的劣势,不断变换自己的位置,战了几个回合之后觉得马上不便,他索性飞跃起来,一矛直刺,逼得对方也只得下马相迎。

两人激斗,边上的女真人即刻围拢上来,准备施以援手。

不少人正欲拉弓搭箭,暗算金城,他们可不管什么一对一的公平绝对,能以多欺少,为什么不早点结束战斗。

金城的手下见状也急忙冲上去,“轰···轰!”手炮的爆鸣,打乱了鞑子的队形,明军拼死抵挡,毫无畏惧。

如今活下来的都是九死一生之后的好手,本领不赖,武功不俗,要对付几个普通的女真鞑子不是什么难事。

两边混战成了一团,动静甚大,难民们不管这些,自顾自地趁乱逃命,不少人还趁着机会企图强抢夺他人的财物。

叶楚心和小蕊看着外面乱成一团,心中害怕,也不敢再呆在车子里坐以待毙。

于是急忙换了几件衣服,打扮成男人的装饰,带着毡帽,披着袍皮褂子,悄悄下了马车,准备趁乱逃遁。

“可···”叶楚心似有不啥,回头看了一眼混战的人群,也难以寻觅到金城的声音,“小蕊,我们···就这么走了嘛?”“可···金总旗他们····”“小姐,快走吧,性命要紧!他们是当兵的,有本事逃走,就不用我们挂心了。

”小蕊也不管其他,背着行囊拉起叶楚心的手,两人低头疾走,正要离开马车的时候,就撞见面前窜出来的几个彪形大汉,光溜溜的脑袋,竖着一小撮的头发,像是耗子的尾巴一样极其难看。

两人大骇,原来是这几个鞑子早就盯上了他们,这时刚杀了几个难民,劫夺了一些财物,看着车里有人下来,便急忙招呼帮手围拢过来。

“细皮嫩肉的,怎么是两个男的!”一人举着刀,一手抹掉了脸上的血污。

边上几个人哈哈大笑,脸上满是淫邪,“男的有什么不好,汉人男子一样肤白貌美,说不定味道更好,哈哈哈!”几人盯着他们背上的行囊,目不转睛,俨然准备夺了财物,将这两人掳掠了去做娈童,尝尝“谷道滋味”。

一声呼啸,几人如猛虎野兽一般便是扑了上来。

宁远县面前诸人面色轻蔑地看着他,眼神中多少都有不少敌意,在天朝上国自居的读书人眼中,他的这番言论简直就是离经叛道。

袁崇焕清嗓子,正衣冠,有条不紊,面色平和道。

“大人,我大明自南京立国以来屡次对北蛮用兵,从太祖皇帝,到成祖皇帝以及到武宗,再到嘉靖年间。

屡次三番,胜败如何?我大明借万里长城抵御关外异族贼奴几次寇边,靠的不是兵强马壮,将士奋勇,而是山河险要、地利之便;如果没有长城为国门天堑,而如北宋年间,失去燕云十八州,要抵挡辽与金的袭扰就十分艰难,檀渊之盟,城下之约。

仅靠我汉人将士去扫除异族战乱又是谈何容易。

”袁崇焕顿了顿,眼神余光所见,不少人愤愤不平,显然对他所说极其不满。

“且不论其他,单以兵士为例:东夷女真和西夷察哈尔蒙古都是游牧狩猎为生,天生为马上好手。

兵种以骑兵为主,此次萨尔许大战,我军号称四十七万,实质不过十一二万,而且步骑参差,骑兵少,而步兵多。

然而努尔哈赤麾下的所谓八旗军,合计六万人却都是骑兵,来去自如,挥洒如风,其行军速度大大强于我们。

所以,他才有底气说‘任尔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’,其兵行如风,其战烈如雷。

女真鞑子善骑射,此等毋庸置疑;我军火炮射速慢,容易炸膛,虽射击可远达七八里,但是循环发射不便,而近身火铳杀伤有限,需要以半百之步计算。

女真箭弩,以长弓、强弓见长,我大明边军中善弓者能来开七八石的强弓已是难得;但女真人却人人使得一柄十石强弓,可在两百步之内射杀我军军士。

善骑射,利驰骋,这就是我们这一次面对的女真蛮夷。

”袁崇焕说完时,众人面面相觑,虽然面色不平,但是也都清楚,他说的就是事实,难免有几个人为了维护大明颜面意图辩驳,却都已是无关紧要。

因为,候恂动容了,他惊讶不是因为袁崇焕所说的话,而是惊叹于一个书生出身的科举进士,能懂得这么多边军战事,好像就是一个生长在辽东的塞外汉子。

“好!难能可贵,难能可贵,你生于闽粤之地,却知千里塞外之事。

家事,国事无不上心,赤子之心,老夫甚为欣赏。

”候恂微微点头,捋着银须,面如如常,但是眼神异芒一闪,话锋突变,“但是你对我军所下的定论,老夫不以为然。

萨尔许确实败了,但是胜败乃兵家常事,不可因一场胜败而妄自菲薄,置大明立国两百余年军威于不顾。

大明铁军百万,要剿灭小小的女真异族并非难事。

”“大人英明!”袁崇焕似乎有所隐藏,不愿再说。

他拱手作揖,示意自己言尽。

“口服心不服,老夫明白,这样······”候恂沉吟片刻,“老夫与你打个赌,如果辽东战事仍不顺,老夫再寻你讨教一二。

但是如果,女真叛乱在三年之内为我平息···”“那么学生,到大人府上负荆请罪!”“哈哈!”两人相视一笑,看得周围众人面目茫然,不知所措。

余晖落日,夕阳暮下。

几只兀鹫飞过,啄食着已死之人的尸体,草原上的狼啸此起彼伏,许多野狗和猛兽开始出没,黑夜下的辽东大地,除了异族鞑子之外还有许多的危险就潜伏在四周。

忽的,兀鹫受惊飞走了,死人堆里有了动静,一支满是血污的手慢慢抬了起来,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身上压着的一具尸体推开之后,他再也不能动弹。

唐敖躺在死人堆里,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他身上满是伤口哦,但是已经感觉不到疼痛,血流了不少,但是已经慢慢凝固结痂,夜色即将落下幕布,他赶到无限的寒冷和肃杀正在朝他蔓延过来。

借着眼角余光,四周的环境也是可怕到了极点。

一地的尸体,凝重的血腥味不断弥漫着。

残肢断臂,废墟残骸,残破不全的尸体到处都是,他们这一队,十名火雷旗的骑士没有一人投降逃遁,为了护卫难民而尽数战死,他们的遗体犹在,每个人都是保持着战斗的姿势。

而他们身边,也是陈列着十几具女真人的尸体和几匹被轰烂了脑门的战马,这些都是弟兄们拼死换来的战绩,可是即便如此,这一队的难民百姓还是惨遭了毒手。

多铎的随身护卫战斗力在镶白旗属于顶尖,在八旗之内也是一流水平,而且以人多欺负人少,这一队百来名难民全部被杀,老人小孩,只要有稍许反抗的就没有留下一个活口,原本按照努尔哈赤战前的部署,对于汉人百姓,能够征服就尽量征服为之所用,如果不能的强行掳掠过来为其奴仆也是可行之事,飞到万不得已,且不可行屠城杀人之举。

但是,从开原一场艰难的攻城战开始,他们就变了。

奸淫掳掠,无恶不作,辽东成了汉人的地狱,稍有姿色的女子就会遭到十数人甚至跟多人的轮奸;壮年男子遇到反抗者格杀勿论,其他剩下的也是全部掠走,做牛做马,众生为奴。

多铎本非善人,女真对汉人本就没有好感,他们几生几世都受够了中原王朝的歧视和钳制,如今不好好报复一番,如何让他们领会到女真的可怕。

于是,多铎下令,不留活口,一个不剩。

这一队人,妇孺小孩,老弱病残没有一个活口。

女子惨遭非礼强暴,许多人为捍女贞,殉节而死。

在女真人的淫威下,大明的百姓或者是死亡,或者就是此生为奴,牛马不如。

唐敖恢复了一些力气,抓起一把断了了长枪,勉强支撑起身子,看着一地的尸体,他终于控制不住,哽咽着,哭出了泪来。

“兄弟们都死了···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····”他举起断枪准备刺向自己喉咙的时候,突然间脑海里年头一闪。

“总旗爷和其他弟兄···不知道逃回山海关了吗?”他望向东边,那是他失去知觉之前,看到的女真鞑子们奔去的方向,他和弟兄们的拼死抵抗已经拖延住了多铎大半时间。

如今活着的人,只希望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。

二道敦子,西南百十里的断崖之下。

金城挂在一颗古桦树树干上,而他双手紧紧抓住的是另一只女子的纤细手臂。

上一篇:奥特曼银河传说 下一篇:没有了
热点新闻
CopyRight 2008---2018 @ 陕西《阳光报》社 版权所有
阳光网www.cndsoft.com